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详情
成都糖画代表性传承人樊德然的苦与甜
2018-07-30 17:40   来源:   浏览:0
分享到:

成都糖画俗称“倒糖饼儿”“糖粑粑儿”“糖灯影儿”,是流行于四川成都的一种食糖工艺品,由于用融化了的糖汁作画,所以既好吃又好看,深受孩子们的喜欢。如今的成都人追溯过去,还会勾起这样的儿时回忆:看到街边的糖画摊就走不动道儿,挤在摊前看那火炉上糊香糊香的化红糖,等不及红糖在大理石板上被描画成各种图案就已垂涎欲滴。更叫人着迷的是,买糖画还有摇转盘中奖的机会,谁转到转盘上某个规定的图案就可以免费吃糖画。虽然很少有人能遂了心意,但依然对糖画不舍爱恋。
随着时代的变迁、岁月的流逝,当年走街串巷卖糖画的营生也没人做了,可现在也只有走进公园才能找到卖糖画的人。
一半学艺,一半偷艺
今年42岁的吴逢全是目前还在卖糖画的少数艺人之一,他的糖画摊就设在成都的公园里。“虽然赚不了几个钱,但在公园里摆摊还会有不少人来买,小孩儿、年轻人都比较喜欢。”
吴逢全说自己原先学的是面塑,后来跟着老艺人樊德然才开始学习做糖画。2008年,成都糖画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,樊德然也被命名为这一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。
在一次非遗展览上,记者见到了樊德然老人。虽然已经88岁高龄,但老先生说起话来依然有条不紊。“由于家境凄苦、姊妹众多,11岁那年我就外出学艺谋生。”旧社会拜师学艺并非像现在这样容易。那时樊德然年纪还小,一个人来到成都,两眼一抹黑,甚至连个铺盖卷都没有,好在幸运地拜了当时小有名气的糖画艺人谢青云为师,才勉强找到一口饭吃。
因为年幼体薄,刚接触这行的樊德然还没有糖画担子高,挑着担子进门出门可苦了他。因为门槛高担子挑不过去,就只好先把担子上的东西都卸下来,一样一样地搬进搬出,然后再一一装回担子里。樊德然说,当年学艺,不给师傅挑几年担子,打几年杂,就休想学到过硬的本事,至于挨打挨骂,更是家常便饭。说着,老人便指着自己的一只耳朵说,他现在耳朵“背”就是那时候被师傅打的。
但这些苦难并没有难倒一心想学手艺的樊德然,那时的他只想着赶紧把手艺学成好养家糊口。可使他着急的是,虽然跟着师傅四处赶集摆摊子,可师傅只忙着给顾客倒糖画,却没时间给他指点,所以他也根本上不了糖画担子。有道是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”,每当忙完手中的活儿,樊德然便站在师傅身后仔细地看他做画,慢慢地看多了就有了领悟,等师傅休息的时候,他再开始“画”。就这样,一半学艺、一半“偷”艺地学了5年,终于在他16岁那年艺成出师,有了属于自己的糖画摊子,而这一做就是一辈子。
“做糖画不仅要求糖料好,手上技巧更重要。做画的画瓢要重拿轻描,这样画出的糖画才更加逼真。”因为自己学艺比较辛苦,樊德然自己带徒弟时总是耐心地把诀窍一一教给他们。
戏曲人物入糖画
在继承了前人技艺的基础上,樊德然倒糖画有了自己的一套做法,除了传统的花鸟鱼虫图案之外,他还可以倒出几百个中国传统戏曲中的人物,这是樊德然独有的特色糖画。
16岁的樊德然自立门户后,一开始做的糖画也大都是师傅教的那些传统图案。“真正开始有了做戏曲人物的想法还是从看戏开始的。”老人回忆说,解放前戏班子多,看戏的人也多,他就把摊子摆在戏台子下面最热闹的地方,台上唱戏,他一边倒糖画一边也看戏,渐渐地,目不识丁的他迷上了戏曲,于是萌生了把戏里的人物用糖画做出来的想法。
日复一日,别人在台上演,他就在下面专注地看,戏里人物的穿戴、动作、神态都被他一一记在心上,回到住处后凭借记忆先是尝试着在纸上描,然后慢慢用糖做。为了能用糖倒好戏曲人物,他先后跟了十来个戏班子,随他们到处奔波,等戏班子跟得差不多了,所有的戏也都记下来了。在接下来的戏曲人物创作中,樊德然不断揣摩,潜心研究戏曲人物的肖像特色与糖画技艺的完美结合。
几十年过去了,老人早已练就了用糖画表现戏曲人物的一手绝技。如今,他对200多个折子戏中的数百个人物造型烂熟于心,所勾勒的人物造型个个传神达意、栩栩如生。于画板方寸之间,樊德然不仅能用糖浆画出《水浒》、《西游记》中的人物,还能画出自行车和风车等物品,因为融合了皮影、剪纸和戏剧,糖画在他手中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工艺食品,而成了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,他也因此被誉为“糖画泰斗”。
“很多人认为,糖画只是谋生的手段而已,我以前也这样认为,但现在不一样了。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里,尽我最大的努力把徒弟带好,把这门手艺好好传下去。”樊德然说,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的荣誉与责任使他坚定了发展糖画艺术的信心, 可他对糖画能不能长久地存活下去有点担忧。虽然现在自己的徒弟也可以独当一面做糖画了,但是现在的人对糖画的感情远不如过去,再加上这门手艺赚不了几个钱。“有更好的能挣钱的工作谁还愿意干这个呢?”樊德然说,徒弟吴逢全虽然还一直坚持做糖画,还有一个徒弟在外地也在做,但他们跟那个年代把糖画“当命一样捧着”的想法显然不同了。“拿倒龙来说,倒一条龙的正常工序要花二三十分钟,但现在你们在公园里看到的糖画摊已经没有人愿意做这样的龙了,因为它费时啊,所以一般都只做一两分钟就能完成被简化的龙了。” “但是,不管怎么样,我还是希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使这门手艺保留下来。”前些年,他把陪伴自己多年的糖画摊子送给了当地的博物馆,“好让后人知道还有这门手艺在!”或许有一天糖画真的消失了,我们也可以通过这倒糖画摊子给孩子们展先那段“甜蜜“的历史。

上一篇:他用自己的方式高唱
下一篇:做好团队主心骨,促进构建和谐社区


官方微信
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
chengduwenhua

成都市文化馆 蜀ICP备11027423号  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草堂路17号
电话:028-87331011
Mail:cdswhg@126.com
邮编:610072